新华社广州10月19日电(记者孟盈如、毛一竹)记者从中国人民银行广州分行获悉,9月末,广东制造业单位贷款余额1.78万亿元,同比增长21.2%,比年初增加2993亿元,超过2017年至2019年增量总和。

中国人民银行广州分行相关负责人认为,一是今年上半年受疫情影响,企业资金占用较多,需求有所增加;二是供给方面,中国人民银行对资金督导的力度加大,增加了资金供应;三是制造业回升明显,特别是三季度,工业恢复水平良好。

中国人民银行广州分行货币信贷管理处副处长陈瑞说:“随着LPR改革效果不断显现,市场利率向贷款利率的传导效率提升。8月份,广东企业贷款加权平均利率为4.74%,比年初下降43个BP;其中,小微企业贷款加权平均利率为5.47%,比年初下降47个BP。”

“本来想不自己带饭,中午午休在外面吃个饭、再给点小费,也当是支持餐馆了。但如果还要额外收费,恐怕最多只能买个外卖或去取餐回办公室吃。”顾客陈敏芝称,随着纽约市逐步重启,她所在的律师事务所已经恢复一周三天办公室办公的工作。中午午休时习惯到附近的餐馆就近用餐,加上小费,一般也就6、7元,经济实惠,她也愿意支付小费支持餐馆,但若再加收10%的附加费,恐怕只能少给小费或者干脆取餐回办公室吃。(刘依玲)

华埠上海老正兴餐馆店东朱太表示,经历疫情重开之后,人工、菜肉等货价的上涨,导致其餐馆不得不将菜价上调10%。即便新法案允许餐馆业者向堂食顾客增收10%的附加费,她也不愿意采取这种方式增加营收。哪怕经营再困难,还是想方设法按照现在的定价坚持下去。

华埠红辣椒餐馆店主廖世权表示,尽管新法案是出于好意,想要帮助餐饮业者在有限的经营空间的情况下增加营收,但纽约州的消费税高达8.875%,消费者也需要支付15%到20%甚至更高的小费,如果再加上10%的附加费,那么顾客在餐馆吃一顿饭就要交高达40%的额外费用。“不仅影响小商家,顾客也受疫情影响承受经济压力。额外费用太高,怎么承担?”廖世权说,比如一名顾客堂吃点餐20元,那么需要付的小费、附加费、消费税就达到8元,一顿饭下来就花费28元。若长此以往,原本一周来用餐一次的顾客,可能一个月才会来一次,导致餐馆损失客流。

目前,相关部门正在积极为制造业降成本,推进贷款定价基准转换,引导贷款利率下行。8月份,广东金融机构新发放贷款中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定价占比为96.6%,其中,浮动利率贷款采用LPR作为定价基准的占比为99.2%。

“从制造业中长期贷款结构看,贷款主要集中在电子、医药、机械设备等行业。这些是广东活力强、优势明显的行业。整体来讲,制造业贷款的增长比较契合今年广东的经济发展需要。”中国人民银行广州分行调查统计处副处长汪义荣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