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不了、放不得、养不起”

“禁野令”下,贵州贫困地区养殖户转产调查

竹鼠养殖户宋美,常年在广东打工,去年3月回到家乡贵州省息烽县小寨坝镇创业,养殖了350多只竹鼠。多年在外打拼的经验,让她认准了养殖竹鼠是个好项目。

宁波市市场监管局相关负责人介绍,“网络传销”利用网络作为传销平台,比传统意义上的传销更具欺骗性和隐蔽性。这些传销网站多打着“互联网+”投资理财、共享经济、慈善互助、消费返利等“高大上”旗号,企图掩盖其发展会员(下线)牟利的本质。

冉景承认为,贫困地区的人工繁育野生动物养殖产业,是随着近些年国家加大扶贫开发力度而兴起的致富产业,起步较晚,不少农户还未获得太多收益,甚至未有收益。建议制定补偿方案时要综合研判,尽量弥补农户损失。

有举报人向执法人员透露,平台曾发布消息称,会员在3月31日前拉10人注册账号,就能拿到60万元。“‘拉人头’和‘高分红’,这是非常典型的传销套路。”执法人员判断。

最近,贵州也在探索与部分制药企业、旅游景区等合作,消化处理一部分在养野生动物。

近年来,多地将野生动物养殖作为特色产业,带动部分贫困户实现脱贫。数据显示,2019年,贵州人工繁育野生动物养殖业直接收益达4亿元。

在贵州息烽县麒春蛇业养殖场内,养殖户王琪云已从事养蛇行业5年多,目前有大王蛇4588条。他告诉记者,过去还养过五步蛇、眼镜蛇等药用品种,但经营下来发现,还是作为食用的大王蛇效益更高,近两年便开始只养大王蛇这一品种。

“豪猪卖不了、贷款还不上,这样的养殖户没有有效帮扶,就可能返贫。”张铁军告诉记者,七星关区是贫困人口超过1万人的脱贫攻坚重点县。经排查,全区现有陆生野生动物人工繁育场所16家,养殖有豪猪、环颈雉、孔雀、梅花鹿、七彩山鸡、竹鼠等多个种类,带动当地贫困户354户。

王琪云说,2018年养殖大王蛇毛收入有50多万元,疫情后产业处于停滞状态,感到十分迷茫。

贵州省林业局野生动物保护处处长曹鸣凤告诉记者,目录征求意见稿已经公布,最终能被列入目录的在养野生动物显然是少数。现阶段要解决的,一是指导养殖户转型,另外是对数量巨大的在养动物制定处理方案。

同时,宁波市市场监管部门提醒,市民对发现和掌握的传销违法犯罪活动线索,可积极向当地市场监管部门、公安机关反映。(完)

近年来,宁波不断加大对非法传销,特别是网络传销的打击力度,2019年共查处传销案件16件,涉案金额总计1141万元,罚没款金额223万元,捣毁传销窝点7个,遣送涉传人员1200余人次,移送公安机关追究刑事责任案件7件,逮捕15人,刑拘7人,取保候审30人。

执法人员表示,“七亿入口”平台顶着“打造7亿中产阶级全民平台国家项目”的“闪亮”头衔,在传播过程中卖弄一系列玄而又玄的概念,令不少市民上当受骗。

执法人员说:“多方查证后,我们找到了该公司的临时办公室,刚租不久,还在装修当中,可以说,这是一家十足的皮包公司。”

宁波市市场监管局相关负责人表示,“网络传销”依托于参加者的侥幸和暴富心理而存在。组织方编造出“团体计酬”、累加回报的假象,试图让参加者相信,只要成功发展出一批“下线”,不用多久就可坐享其成、“躺着赚钱”,从而诱导参加者购买商品或缴纳费用,并要求其继续发展他人参加。

浙江七亿入口科技有限公司的操作也是如此。据该公司实际控制人靖某某交代,平台上所谓的“商业模式”均由他和他的侄子一手策划,主要有三种:一是“拉人头”得“帮扶金”,会员直推人数和团队总人数达到某一数值,可获得1至3万不等的“帮扶金”;二是商品“流量”团队计酬,会员可从其下线人员在平台商城购物价款中获得10%的现金收益,和可变现的“流量”收益;三是逐步提高入会费用,从第一批免费、第二批30元,到第三批100元,并宣称第四批入会费用将升至600元。

据悉,为保持“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强大声势,维护社会和谐稳定,自今年3月起,宁波市市场监管局以打击整治网络传销为重点,在宁波市范围内部署开展为期8个月的专项行动。经过一个多月的摸底排查,价监竞争分局相关负责人表示:“‘七亿入口’网络传销案件是目前发现的线索中,涉案金额最大、情节最严重的。”

曹鸣凤说,下一步要解决相关养殖户的补偿问题,可补偿资金从哪里来还是个难题。野生动物特色养殖业主要集中在一些中西部贫困地区,这些地区地方财政普遍十分紧张,很难“挤出”资金。建议有关部门能尽快明晰补偿资金的渠道或来源,明确政策支撑,便于地方尽快启动实施,让补偿落到实处。

冉景承表示,如果禁养之后补救赔偿措施跟不上,就会加剧养殖户返贫致贫风险。

遇到非法传销苗头要及时举报

在目录中,除了猪、普通牛、鸡等18种传统畜禽外,还有13种特种畜禽,比如养殖历史悠久、已形成完善产业体系的梅花鹿;在新疆、甘肃、宁夏、内蒙古等少数民族地区有传统饲养习惯的马鹿;主要分布于内蒙古根河市及周边地区,是鄂温克族重要生产生活原料的驯鹿;引进、驯养历史悠久,用途多样的羊驼;多为外国引进,养殖技术成熟的珍珠鸡、雉鸡、鹧鸪、绿头鸭、鸵鸟等;主要用于毛皮加工和产品出口、非食用的水貂、银狐、蓝狐、貉等。

但是多种目前广泛人工繁育的野生动物未进入目录。以贵州为例,该省人工繁育野生动物种类主要是竹鼠、豪猪、果子狸、蓝孔雀、眼镜蛇等。

贵州省野生动物和森林植物管理站站长冉景承说,宋美是我国上千万人工繁育野生动物养殖户的一个缩影。“禁野令”非常必要,但当务之急是确定“转产退出”方案,让养殖户吃下定心丸,尽量减少损失。

“禁野”势在必行,养殖户面临转型难题。如何让从业者顺利转产、转业,将各项损失降到最低,是摆在各级政府面前的一道考题。

毕节市七星关区林业局副局长张铁军认为,帮助养殖户转产、转业的措施要符合实际,特别是针对贫困养殖户,要制定精准帮扶措施,合理确定有效益的转产项目,有针对性提供技术指导,给予政府贴息贷款等扶持措施,确保养殖户平稳过渡,降低返贫致贫和社会稳定风险。

根据2017年中国工程院发布的《中国野生动物养殖产业可持续发展战略研究报告》,2016年全国野生动物养殖业产值就已超过5206亿元,其中食用动物创造产值约1250亿元;全国野生动物养殖产业专兼职从业者有1400多万,其中食用动物产业从业人数达626.34万。

产业“亮红灯”但相关配套政策尚未落实。一些贫困地区的养殖户面临转产退出难题,急切期盼有关部门细化转产方案、出台赔偿标准,将养殖户损失降至最低,防止出现新的返贫致贫。

近年来,不少贫困地区将人工繁育野生动物养殖,当作特色脱贫产业来扶持发展。

“辛辛苦苦忙了一年,还没开始卖就被叫停了,下一步该如何处理,我急得每天睡不着。”宋美说,目录征求意见稿已经发布,竹鼠养殖“凶多吉少”,可现在竹鼠不能吃、不能卖、不能杀、不能放,不仅没有一点收入,还要投入成本喂养,十分苦恼。

据悉,该平台高呼“流量变现、全民持股、共生共享”口号,以“打造7亿中产阶级”等高收益回报为诱饵,通过网络虚假宣传,采取“拉人头”的方式大肆发展会员,收取“入会费”,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就裹挟受害者近百万人。

近日,养殖户焦急等待的目录征求意见稿公布,31种畜禽被列入其中,这意味着目录之外的野生动物或被禁养。

据悉,由于该案构成刑事立案追诉标准,现已移交公安机关进行处理。

2月24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出台决定,要求禁止非法野生动物交易、革除滥食野生动物陋习。按照该决定,凡是未列入《畜禽遗传资源目录》的陆生野生动物,一律禁止食用。“禁野令”给人工繁育野生动物养殖业亮了“红灯”。

曹凤鸣说,林业部门已经和一些药企达成协议,将养殖户养殖的蛇输送给企业,作为生产保健品的原料;同部分景区达成协议,将养殖户养殖的孔雀、蛇等输送到景区,可以供游客观赏,同时建设科普基地和野生动物保护基地等。

“禁野令”出炉,让上千万人工繁育野生动物养殖户面临突如其来的“生死考验”。近日,《畜禽遗传资源目录》征求意见稿公布,大多数在养人工繁育野生动物未被列入。

宁波市市场监管部门也提醒广大市民,在日常生活中,应理性选择合法投资渠道,慎重寻找投资对象,不要被所谓的“快速致富”诱惑。在选择项目前,要仔细查询项目所属企业登记注册、经营资质等基本信息,认真分析判断所谓高额回报是否符合正常经济规律。对项目宣传的基金、股权等,应通过证监、银监等部门核实,了解国家对其是否设定准入门槛、有无限制性规定等。

图为“七亿入口”平台宣传海报。宁波市市场监管局供图

宁波市市场监管局价监竞争分局相关负责人表示,该公司行为符合《禁止传销条例》对传销行为的认定,即组织者或者经营者发展人员,通过对被发展人员以其直接或者间接发展的人员数量或者销售业绩为依据计算和给付报酬,或者要求被发展人员以交纳一定费用为条件取得加入资格等方式牟取非法利益。

“贷了4万元‘特惠贷’和20万元商业贷款,修了圈舍,准备再扩大养殖规模。可从春节到现在,一只也没卖。”李隆成说,这几年豪猪市场销售不错,周边20多个农户想跟他学技术养豪猪,猪苗的订金都交了,目前看多半是养不成,订金都退了。在他这里务工的两个建档立卡贫困户也只能辞退。

宋美告诉记者,原计划2020年扩大养殖规模到5000只,她靠打工积攒的20万元和贷款35万元,已经平整了土地、修建了厂房,没想到新冠疫情暴发,竹鼠养殖“岌岌可危”。

据悉,“七亿入口”平台由一家注册在宁波市江北区,名为“浙江七亿入口科技有限公司”的企业设立运营。该平台宣称,只要缴纳一笔“入会费”,即可成为平台会员,并享受诸多“超级权益”,比如,平台线上商城购物返利、“流量”变现、利润分红,甚至在未来运营公司上市后获得股权。

曹鸣凤提出,存栏动物数量庞大,集中宰杀或放养都会对生态环境造成破坏,处理难度较大。可以通过“自然食物链”的方式解决一部分,比如把竹鼠、豪猪等作为食物,提供给非食用性利用的药用蛇养殖户。相较于填埋、焚烧等方式,这些办法能弥补一部分损失。

专家建议,有关地方政府应尽快着手帮助养殖户找到“新饭碗”,或谋划“替代产业”,转变经营活动;或寻找其他合适的就业岗位。

受访的养殖户普遍盼望,各级政府精准施策,制定细致完善的补偿机制。

毕节市七星关区沙地社区贫困户李隆成养殖的豪猪。本报记者刘智强摄

息烽县小寨坝镇特种养殖户展示养殖的竹鼠。本报记者刘智强摄

李隆成说,库存的饲料省着喂只能坚持十几天,养殖户支持国家禁养政策,但期盼有关部门能合理补偿,不然损失太大,难以承受。

毕节市七星关区沙地社区的建档立卡贫困户李隆成,5年前在电视上看到养殖豪猪能赚钱致富,辗转广西、四川等地,学习豪猪养殖技术,并创办了毕节市同心野生动物养殖基地。

在对平台运营方浙江七亿入口科技有限公司开展调查后,执法人员发现,该公司成立于2019年11月27日,成立时长不到半年,公司认缴出资额1400万元,但至今仍没有实缴金额,连注册时填写的经营地址也是挂靠的虚拟地址。

该负责人表示:“接下来,宁波市市场监管部门将继续保持对网络传销违法行动“零容忍”的高压态势,清理整顿一批网络传销违法活动苗头隐患,重拳打击各类网络传销违法案件,全力服务打赢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攻坚战。”

2018年,李隆成一家5口通过豪猪养殖实现脱贫。他告诉记者,2019年卖了近90只豪猪,收入十几万元,目前圈里还有110只豪猪。

在江北区市场监管局执法人员搜集的“七亿入口”平台发布信息上,可以看到“七亿入口无限流量新业态社交全民电商平台”、“全民持股,中产进发”、“百分七十股权全民分配,百分三十股权三支基金”、“一个月后将见到效益”等具有极强煽动性的词句。

浙江七亿入口科技有限公司通过微信等渠道大肆发展会员。宁波市市场监管局供图

骗取“入会费”总额高达8000多万元

以分红、股权等为诱饵,该公司通过微信等渠道大肆发展会员。从公司成立至今,“七亿入口”平台会员从最初的150人呈几何式疯涨至80多万人,会费缴纳总额高达8000多万元。“该公司在其微信平台上建立的网上商城,直到案发时仍未有真实商品上线销售。”执法人员说。

本报记者王丽、刘智强、骆飞

初步统计,贵州省目前人工繁育野生动物养殖基地共1871家,涉及8600多农户,其中建档立卡贫困户6103户。